;
                                            ;
                                            2014年12月08日17時

                                            博弈與合作:BAT注資上海文廣流產背后

                                            ??

                                            馬云從沒有掩飾過想要投資一家財經媒體的興趣。

                                              年末,阿里巴巴也曾有機會參與到上海文廣的整合中,但并沒有成功。

                                              11月21日,百視通(600637.SH)和東方明珠(600832.SH)分別發布重組方案。令人稍感意外的是,在10名配套募集資金對象名單中,BAT卻不見身影。

                                              “當時我們確實是跟BAT三家談過,也想看看有沒有哪些戰略方面的合作機會。”11月28日,上海文廣戰略投資部主任、百視通董事許峰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當下的局勢有些微妙:傳統媒體對強勢的BAT保有警惕,但又希望能夠使用合作的方式,借助BAT的資金和渠道資源進行整合轉型。

                                              在阿里巴巴參與上海文廣重組擱淺之后,11月26日,阿里巴巴與上海文廣集團達成合作,雙方將以上海文廣旗下第一財經為平臺,借助各自在數據、資訊、技術、研究和市場推廣方面的優勢合作開發商業數據。

                                              在過去的幾年中,BAT帶給了傳統媒體巨大的沖擊,但也帶來了機會。種種跡象表明,中國傳媒行業的轉型仍將在BAT與傳統媒體之間博弈與合作中持續下去。

                                              BAT的陰影

                                              一個不容回避的事實是,BAT一直是籠罩在傳統媒體行業頭上的陰影。在11月22日上海文廣重組投資者說明會上,上海文廣總裁黎瑞剛多次強調,正是互聯網模式的沖擊迫使上海文廣不得不轉型整合。

                                              事實上,對于上海文廣由傳統媒體轉型為互聯網傳媒集團的戰略而言,BAT確實曾在他們的考慮范圍之內。但兩個原因,卻讓這個或許可以成形的合作計劃流產。

                                              首要原因,來自于國家政策對外資進入影視行業方面的法規。BAT均在開曼群島注冊,且三家的大股東名單均有國際投行的身影。阿里巴巴前兩大股東是持股34.4%的日本軟銀和持股22.6%的美國雅虎;騰訊的第一大股東是南非MIH集團,持股33.93%;百度的第一大股東是英國的Baillie Gifford & Co Limited,持股7.1%。

                                              “這樣的情況下,主管部門是不歡迎他們的。”許峰表示。

                                              雖然有政策限制,但BAT一直未曾停下布局傳媒行業的腳步。

                                              自2006年以來,馬云先后注資華誼兄弟、新浪微博、文化中國等傳媒企業。除了華誼兄弟、文化中國等影視劇制作企業,馬云更是對傳統的財經媒體情有獨鐘。

                                              投資傳統財經媒體方面,騰訊走在阿里之前。早在2012年7月,騰訊就入股了財新傳媒。

                                              但面對強強聯合的可能,A股文化傳媒板塊市值最高的前兩家企業卻最終選擇了規避。

                                              “BAT三家,百度是以搜索起家,阿里是以電商起家,騰訊是以社交起家,他們是通過這三個途徑來獲得用戶,積累流量,通過生態系統來變現。對我們來說,是通過媒體、內容來吸引用戶,占領互聯網大屏入口、積累流量,通過我們的生態系統來變現。”許峰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作為一個正在轉型中的傳統媒體,他承認從量級來說上海文廣沒有BAT大,但從戰略的實質上來說,上海文廣和BAT一樣。

                                              “我們沒有必要像有的傳媒企業那樣,非得找BAT其中一家,多拉一個小股東進來,寄生于他的門下,成為他們生態系統的一部分。”許峰表示。

                                              在11月22日的投資者說明會上,上海文廣董事長黎瑞剛強調,重組后的上市公司定位是新型的互聯網媒體集團。在黎瑞剛看來,上海文廣未來的發展路徑和BAT的生態系統殊途同歸。

                                              傳統媒體尋求單項業務合作

                                              雖然BAT注資流產,但對于上海文廣以及其他傳統媒體來說,與BAT優勢產業合作帶來的效應也的確難以割舍。

                                              “上海文廣正在推動旗下兩家上市公司的資產重組以及業務模式的戰略轉型,植入互聯網基因,實現傳統媒體的變革與發展。我們很期待與阿里巴巴集團在大數據等媒體縱深產業領域的深度合作,突破傳統的數據和資訊供應模式,推動第一財經在數字財經媒體和數據開發業務方面的拓展。”黎瑞剛在一次公開講話中如是說。

                                              11月21日,阿里巴巴旗下的恒生電子發布公告稱,將與第一財經、螞蟻金服、云漢投資合作,各方將在數據業務領域尋求資本及業務層面的合作機會,三方將向恒生電子的控股子公司恒生聚源增資共計3.9億元,共同將打造其成一家領先的數據服務公司。

                                              與華誼兄弟、華數影視直接引入BAT資本不同,作為傳統媒體集團的上海文廣更愿意尋求單個項目上的合作。

                                              許峰認為,上海文廣和BAT的合作并不是必須的。“我們從來沒覺得跟BAT的合作是非做不可,但只要雙方互惠互利,我們當然也愿意合作。”許峰解釋,此次上海文廣跟馬云合作商業數據,看中的就是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寶、淘寶積攢的商業數據。

                                              許峰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此次第一財經和恒生電子的合作甚有淵源。

                                              “其實三年前,第一財經想收購恒生電子,但因為種種原因沒有收購成。”許峰介紹,當時第一財經給出了16億元人民幣的收購價格,而此后,馬云花了當初第一財經兩倍的價格,以32億收購了恒生電子。

                                              “第一財經一直跟恒生電子有業務上的對接關系,這次跟聚源數據合作,我們也可能會參股他們的數據公司做金融數據的開發。”許峰表示。

                                              “馬云其實一直對投資財經媒體感興趣,也希望能夠影響財經媒體。”一位接近阿里巴巴管理層的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但從目前來說,阿里巴巴仍然只能從單個項目的合作中緩慢切入傳統財經媒體。“BAT與傳統媒體仍在小心地尋找合作的邊界。”上述人士說道。(來源:時代周報;文/汪喆)

                                            偷拍与自偷拍亚洲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