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4年12月08日17時

                                            3萬億煤炭迎電商時代 十年內貿易商或消失

                                            ??

                                            “很早以前叫電煤訂貨會,后來叫煤炭價格銜接會,中間還有很多叫法,但這次很明確,就叫全國煤炭交易會。”中國煤炭運銷協會信息處處長馮雨看來,14年的煤炭交易會名字的變遷可窺見煤炭市場化的歷程。

                                              煤炭電商

                                              交易會每年都開,但今年尤其不同。

                                              他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盡管按照慣例本屆煤炭交易會仍然由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主導,發改委煤炭司等職能部委司局支持,電力、鋼鐵、化工等傳統用煤大戶行業協會參與,但會議的參與者卻出現顯著變化,除了傳統的煤電鋼鐵石化寡頭,還吸引了大連商品交易所、鄭州商品交易所等國內超過20家以上各類涉煤交易的大宗商品期貨及中遠期現貨、短長協現貨及現貨交易融資機構的積極參與。

                                              專業交易機構蜂擁煤炭市場,“煤炭電商”呼之欲出,年總產值超過3萬億元的煤炭產業正在勾起更多資本市場參與者的興趣。

                                              “西安共識”:預言煤炭貿易商十年內消失

                                              “本屆煤炭交易會的核心就是如何確認新常態,新常態下的煤炭交易體系如何重新構建與創新。”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副會長姜敏智在“煤炭產業發展戰略論壇”上表示,相比于交易方式轉變,市場參與者雖然更關注產業政策變動及發展方向,但歸根結底,所有的煤炭產品最終還是要通過交易渠道買賣出去,進入市場。

                                              而眼下,把煤賣出去卻是最棘手的事情。

                                              有媒體統計,就在12月2日,秦皇島港口錨地待裝船舶降至17艘,其中已辦手續船僅有1艘。截至3日凌晨,秦皇島港口錨地待裝船舶再次刷新新低至13艘,其中已辦手續船僅有2艘,港口作業形勢為4年來最差。

                                              這背后,煤企漲價是直接原因,但煤炭需求放緩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會長王顯政對此歸結為:需求增速放緩將成為煤炭總量變化的新常態,即中國經濟正處于增長速度換擋期、結構調整陣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在宏觀經濟“三期疊加”的背景下,煤炭行業進入了需求增速放緩期、過剩產能與庫存消化期、環境制約增強期、轉方式調結構攻堅期,“四期并存”的關鍵時期,行業發展形勢嚴峻。這意味,今后一個時期,全國煤炭消費增速將由前10年年均增長10%左右回落到3%左右。

                                              “新常態下,需要搭建煤炭市場化交易新平臺,探索煤炭交易新模式,健全和完善煤炭市場交易體制機制,推動形成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全國煤炭交易市場體系。”

                                              應對新常態,市場參與者已經是躍躍欲試。

                                              就在本次煤炭交易會進行期間,有數十家國內知名的煤炭交易市場或涉煤交易機構的主要負責人聚首西安。記者現場注意到,包括大連商品交易所、鄭州商品交易所以及太原煤炭交易中心、陜西煤炭交易中心、河北環渤海煤炭交易中心、東北亞煤炭交易中心、江西省煤炭交易中心、華東煤炭交易市場、秦皇島海運煤炭交易市場等國內主要煤炭要素或涉煤交易機構均派員與會并積極研討。

                                              在當日,這些交易機構與中國煤炭運銷協會共同達成西安共識,并于當天在小范圍發布。

                                              “簡而言之,西安共識的核心就是借助電商平臺推動電商交易,減少流通環節損耗和加價環節,實現煤炭生產商向消費商的無中間環節直接供應。”東北亞煤炭交易中心董事長李洪國坦言這一全新的電商交易模式或將實現煤炭出廠價格穩中有升、終端銷售價格相對平穩甚至穩中有降的局面。

                                              記者了解到,西安共識重點突出了以市場為導向,抓住新常態下煤炭市場體系發展新機遇;運用互聯網思維,推進煤炭行業市場交易平臺建設;創新商業模式,促進煤炭交易方式轉型升級;弘揚契約精神,維護煤炭交易體系市場環境;開放共享,共建交易組織成員間協同發展機制等5條主要內容。

                                              “通俗點說,就是要通過減少中間獲利環節,最終實現出廠價上漲,零售價下跌。”江蘇物潤船聯網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朱光輝甚至表示,未來十年,煤炭貿易商將整體消失。

                                              煤炭的電商時代,價格誰做主?

                                              和其他行業“遭遇”電商一樣,率先布局就有先發優勢。

                                              神華集團、中煤集團等行業寡頭已悄然進入網上交易模式。

                                              今年5月,中煤集團自主研發的中煤商務就正式啟動并上線運營。中煤宣稱,該平臺通過對供應鏈進行整合和優化,集成在線交易、實時查詢、供應鏈金融服務以及對重點客戶的供應鏈嵌入等多種功能。

                                              神華集團的動作要更早一些。2013年5月,神華集團自主開發的電子交易平臺就正式上線交易。據了解,神華電子交易平臺的交易標的以神華自有煤炭、煤制油產品為主,集成了電子支付、物流管理,逐步拓展電子單據、供應鏈金融等電子商務配套設施。

                                              相比行業寡頭單兵作戰,山西省更是以單列正廳級單位建制、聯合省內主要煤炭企業及國內發電巨頭的模式,成立中國(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全力打造獨立第三方交易平臺,分羹煤炭電商市場。

                                              顯然,煤炭交易進入電商時代,將引導上下游供應鏈發生深刻變化。

                                              “也正是因為大家都預判這一深刻變化正在發生,所以,包括陜煤集團在內的很多大型煤炭企業,都在積極介入煤炭電商交易平臺建設,我們希望借助陜西煤炭交易中心這一平臺,在2015年完成不低于1億噸的網上交易總額。”陜西煤業化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物流部經理高暐表示,陜煤集團早在數年前就布局煤炭網上交易,本次新成立的陜西煤炭交易中心已經引入了西安鐵路局等掌握著運力資源的企業成為股東。

                                              高暐的另一個身份,正是前述陜西煤炭交易中心的董事長。在他看來,煤炭銷售進入電商時代的大趨勢已然確定,趨勢來了誰也擋不住。

                                              然而,與阿里巴巴迅速重構產業價值鏈相比,邁入電商時代的煤炭交易呈現出明顯的“寡頭經濟”特征。最直接的證明就是價格的主導權仍在大型煤企手中。

                                              “我們理解,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神華等大型企業主導下的電商平臺仍然將構成主要交易陣地,而包括東北亞煤炭交易中心、陜西煤炭交易中心等區域性電商平臺,則扮演補充作用,會獲得一定市場份額。”一位內蒙古煤炭貿易商認為,神華等央企挾資源以令價格的局面短期內無從改變,目前市場上真正的價格風向標仍然是神華價格函。

                                              12月1日起,神華煤價較11月份上漲15元/噸。按照慣例,中煤集團于12月2日也宣布上調煤價12~15元。這意味,神華和中煤主導的兩大企業自建電商平臺掛牌價格也對應上調。而早先在全國煤炭交易會上,多家煤企都認為需求低迷、庫存壓頂的大背景下,煤炭企業的提價很難獲得市場認可。

                                              類似企業建設的電商平臺,現階段就是把銷售從線下變成了線上,還是賣方說了算,摘牌方(買方)幾乎沒有能力改變價格趨勢。

                                              “現有的電子交易模式,除了鄭州商品交易所上市的動力煤期貨,大連商品交易所上市的焦炭和焦煤期貨,以及神華、中煤等賣方行業企業自建的線上電商平臺,市場上并不存在完全獨立且交易范圍、配送能力能真正覆蓋全國的第三方交易平臺。”多位煤炭貿易商表示。

                                              “另一方面,期貨品種不適用于煤炭買賣雙方必須大量甚至足額進行實物交割的要求,而神華等賣方電商平臺雖然具備實物交割、運輸配送能力,卻不議價,買方沒有選擇空間可言。外加市場上存在著數十家所謂的大宗商品中遠期電子交易平臺,大多數也是價格炒作機構甚至虛擬炒作,并不具備實物交收能力,這些問題在短期之內都無法得以解決和完善。”

                                              部分與會者表示,煤炭電商之路才剛剛起步,其最終如何影響煤價、能否真正壓縮中間環節、使得煤企與終端采購方同時受益,都有待觀察。(來源:中國鋁業網)

                                            偷拍与自偷拍亚洲精品